中国反传销网★由亲身经历过传销毒害的不丹(笔名)创建,旨在为帮助了解/接触/身陷其中的朋友认清传销的危害及本质!

男子误入传销被困 十年后返乡户口已被注销

来源:中国反传销网 WWW.FCXW.CN 编辑:反传销 时间:11-30 09:26 点击:

  

 

  ■亲人的手握在一起。

  

 

  ■一别十年家已变化。

  

 

  ■说明。

  □文/图 记者 石英杰
 

  11月28日上午,韩亮(化名)拿到了久违的户口页,此前因为“失踪”户口被当地派出所注销。韩亮,保定易县解村人,今年27岁。此前,他因为离家到广东打工被骗深陷传销窝点长达十年,在传销窝点度过了十年地狱般的生活。今年8月底,幸遇当地公安部门解救,才逃出魔窟。之后,他做了两个月的保安,筹足了路费才得以返乡。
 

  “失踪”10年原来是深陷传销组织

  11月24日上午,63岁的韩桂福正在村西捡柴火,忽然听到几声喊叫:“哥,哥,赶紧回家,亮回来了!”韩桂福愣怔怔地望着弟弟,犹如在梦中。

  身高1米75的韩亮围着街道转了好几圈,仍然没有找到熟悉的家门。走的时候还是土坯房。四五年前,土坯房漏雨成了危房,家里重新翻盖了房子。

  “亮,亮,你是亮吗?”85岁的奶奶古秀荣死死攥着韩亮的手,再也不肯松开。韩亮从小是奶奶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他俯下身子抱住奶奶,祖孙俩哭成了泪人。

  姑姑韩春莲抹着眼泪告诉韩亮,他离家去北京打工后,2008年春节一块打工的乡亲都回来了,就是不见他的踪影。奶奶一趟一趟跑去找工友问韩亮的下落。老人年复一年盼着韩亮归来,闲下来,就看着韩亮小学毕业的一张合影呆呆发愣,常常小声念叨着韩亮的小名独自流泪。

  韩亮说,今年8月底的一天,他和监视他的打手从街上照常回住处。快到地方了,两人突然发现住处被一群民警包围,韩亮借此机会终于侥幸逃出了魔窟。后来他打听周围的人才知道,原来是他们中的一个小伙子在街上遇到一辆警车,拼命挣脱打手的控制,向民警求救,这个窝点才被端掉。

  但是,韩亮既没有行李也没有钱,怎么才能回家呢?最后,他通过当地的一个职业中介找到了一份做保安的工作。他和一群人被一辆专车送到了山东淄博一家保安公司。两个多月后,攒够了路费的韩亮终于踏上了回乡的路。11月23日,他从淄博坐长途大巴到北京,再从北京拼车回到了易县。

  韩亮回到家里才发现,由于多年杳无音信,户口已经被注销。记者从凌云册派出所了解到,由于韩亮长期处于无法联系状态,民警通过村干部获悉这一情况后多次联系无果。去年5月23日,在户口整顿过程中,派出所对其户口予以注销。

  11月28日上午,在凌云册派出所,韩亮向民警详细陈述了他十年的经历,民警为他恢复了户籍。“到那里就进了传销组织,十年封闭生活一直在焦虑、恐惧中度过,其间躲躲藏藏来回搬家,他到现在也回忆不起准确的地方。”凌云册派出所负责户籍的民警告诉记者。

  这几天,韩桂福反复念叨着一句话:“这挨千刀的传销,把孩子糟蹋苦了!”
 

  求职误入传销陷阱 几乎天天白水煮白菜

  2007年,15岁的韩亮上完初一就再也没去学校,他想为家里去挣钱,于是就跟着同村的乡亲去北京做保安。2008年北京开奥运会,查身份证越来越严。韩亮的同事中有一位来自河南郑州的小保安,名叫李向阳,比韩亮大一岁,两人相约坐火车去南方找工作。

  两人一路辗转,来到了广东省距离香港九龙不远的一个城郊接合部。他们在网吧上网查找招工信息,但适合他们做的并不多。正在茫然无措的时候,两人在街头遇到了一位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小刚(化名),正在推销手机上使用的电子元器件。小刚听说他们在找工作,就劝他们一起干。

  两人兴奋地跟着小刚来到了所谓的公司。这里总共有40多人,分别住在两个宿舍。每个宿舍只有20多平米,上下铺一共住了20多个人。“开始有人专门给我们做饭,后来就安排我们轮流做饭。经常吃的是白菜、土豆,肉非常少。”韩亮回忆说。

  每天早上6点起床,7点吃饭。8点半到11点半培训上课,中午12点开饭,下午2点半至5点再次培训。傍晚6点半开饭,晚上出去到街上推销产品和拉人头,9点半回来上床睡觉。培训的内容是电子元器件常识,但更多的是教怎么拉人入伙。拉进一个人奖励100元,以后他和他的下家销售商品都逐层有提成。这样一直培训了三个月,同来的李向阳被分到了另外的地方,从那儿再也没有见过。

  “开始并没意识到这就是传销,心里就想着能挣到一笔钱,然后赶紧回家去看奶奶。”老实巴交的韩亮不善交流,业绩并不好,加上语言障碍,常常是两三个月才能拉到一个人。

  “到了那里,白天发给手机联系业务,晚上有人收走专门保管,过了半年就彻底没收了手机。”韩亮说,除了他们40多人,还有四五个管理人员和十几名身体强壮的监管,谁也不知道谁叫什么名字。每次派出十几个人上街拉人或谈业务,都是开着贴有深色车膜的面包车把人带到一个区域放下。身边一对一有人监视,距离不超过1米,包括上厕所都不能单独去。晚上宿舍门口有专人把守,回到宿舍不让交流各自的情况。

  每个人需要的日用品都有专人去采买,不允许个人上街购买。抽烟的每天只发给两根烟,生了头疼脑热的小病,也是安排专人到外面去买药。“天天白水煮白菜,有一次一个同伴胃病发作疼得满地打滚,被架走送了出去再也没有回来,不知道最后的下落。”韩亮说。
 

  试图逃跑 被抓回来就是一顿棍棒毒打

  收走了手机,宿舍里没有报纸、收音机和电视,大家过着一种与世隔绝的生活。“我们这里没有一个女的,有拉过来入伙的女孩,直接就被分到了其他地方。”这些青春萌动的小伙子心里梦想着交到女友,但没有任何机会。广东的夏天又闷又热,蚊子特别多,日复一日,韩亮度日如年如坐针毡。

  虽然过着地狱一样的生活,但是韩亮没有敢轻易逃跑,逃跑被抓回来就是一顿毒打。

  2009年的一天,韩亮他们刚刚吃完晚饭,准备去街上拉人头,被全体紧急召集到院子中,身高约1米75的广东小伙子小军(化名)试图逃跑被抓了回来。两个30多岁的粗壮汉子把小军摁在地上,手持擀面杖粗细、长约1米的棍棒对他一顿乱打。大家屏住呼吸不敢出大气,只能听到凄惨的求饶声和棍棒落在身上的闷响。足足打了十几分钟才结束。“看谁还敢跑?”一名管理者扔下的一句狠话,让韩亮胆战心惊。

  但是,梦魇一样的生活熬了四五年后,韩亮还是动了逃跑的念头。一次,他上街发现监管的人员遇上熟人聊天聊得眉飞色舞,他大喜过望准备偷偷溜走。他小心溜出十几米后撒腿狂奔,但很快被监管人员发觉,在街上一路猛追,跑出几百米后筋疲力尽被逮了回来。同样的命运落在了韩亮的身上,这次韩亮不再是观众,而是主角。大家照旧被集中到院子里围观,三个打手用粗木棒毒打韩亮足足有15分钟。“除了不打头,其他地方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韩亮躺在床上浑身针扎一样疼。

  从这次以后,生性胆小的韩亮彻底打消了逃走的念头。为了躲避各种检查,虽然这个窝点十年换了七八个地方,但成功逃走的只有三四个人。
 

  提醒:传销猛于虎 求职需谨慎

  韩亮的遭遇,是个案,但仍值得各位初入社会的年轻人警惕。一个急于求职的人怎么避免误入传销?首先不要轻易相信个人的介绍,尤其是长时间没联系的同学或朋友,甚至亲友;其次,不要被所谓的高工资误导,天上不会掉馅饼;再者,要去有资质的中介机构求职,选择一个单位之前,要通过政府部门网站,查看这个单位是不是合法。

  中国反传销网文章地址:http://www.fcxw.cn/talk/bxcx/4027.html

    下一篇:河南小伙被骗湖南传销 步行五天五夜走到湖北宜昌

    上一篇:7名1040传销人员为追讨被骗款 将传销领导绑架

    传销解救求助传销举报
    反传销微信咨询
    反传销咨询求助热线

    推荐视频

    • 儿子深陷廊坊传销 机智母亲千里救子
    • 2014年最牛传销《美洲琥珀矿业》以投资琥珀期权为名骗取8亿元会
    • 末路传销 大学生胡杨之路
    • 北派传销头目的自白
    • 千里赴约之后
    • 实拍河北霸州百余传销者街头闹事 持砖头围攻警察
    • 《焦点访谈》猖狂何传销  霸州传销袭警
    •  [新闻直播间]陕西西安:特大传销案告破
    • 江苏:连云港警方破获特大网络传销案
    • 非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非经营性
        网站
      备案信息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违
      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 广东互联网违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广东互联网违
      不良信息
      举报热线
    • 广东东莞网络行业协会广东东莞
      网络行业
      协会
    • 中国网络110报警服务中国网络
        110
      报警服务
    • 国家安全部授权预评级 AA国家安全部
        授 权
      预评级 AA
    • www.fcxw.cn网站PR查询

    中国反传销网-揭秘什么是传销的危害|直销与传销的区别
    纪念曾经迷失的青春,警示还在行业中的朋友早日迷途知返

    反洗脑|反传销洗脑实录|反网络传销
    整合反传销交流用中国反传销网社区

    热线求助:15993050805      求助QQ①:251223955
    邮箱求助:251223955@qq.com  求助QQ②:3277495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