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传销网★由亲身经历过传销毒害的不丹(笔名)创建,旨在为帮助了解/接触/身陷其中的朋友认清传销的危害及本质!

“美国间谍”之三天两夜劝说纪实——叶飘零专栏

来源:中国反传销网 WWW.FCXW.CN 编辑:蓝天冰洋 时间:07-30 17:06 点击:

  清晨七点,武汉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大雪。天空中飘着雪花,路上稀少的人群,让人格外显得冷清。手机突然响起“小叶,我是大姐,我老公昨夜已经答应与你见面聊、、、、、”。寒冷的身体突然暖了起来,我兴奋的说:“大姐,我们已经成功一半了,你在家里泡好茶等着我吧!、、、、”。挂掉电话,匆匆赶往车站。

  丈夫女儿陷入传销 无奈的求助

  一个月前,江西的一位大姐打来求助电话,她的丈夫和女儿被亲友骗到合肥参与“资本运作-1040工程”。在她的眼中,丈夫遇事一向稳重,万万没有想到会被谎言欺骗,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女儿刚刚大学毕业也被丈夫带入了传销。三口之家两人陷入传销陷阱,而她却无能为力,绝望之中她无意中找到了我。

  接下来的日子,她经常打电话,上网找资料劝说大哥,可惜是徒劳无功。要想解救她的丈夫女儿唯一的办法,那便是利用方式方法诱骗或者强制把丈夫女儿带离传销所在地,然后由专业人士当面的做“反洗脑”工作。强制带离几乎不可能,只能诱骗。大姐按照我所说的方法通过努力,她的丈夫答应下个月中旬回来。

  我在上海劝说那天,大姐打电话给我:“喂,你好,你有事吗?”,大姐:“你好,小叶”。“你好,大姐,有事吗?”,“你能叫我一声大姐,我真的太感动了,我老公已经答应我下个月中旬回来,那时你有空吗?”。大姐急切的问我。我回复她:“到时候再说吧”。

  完成上海的任务直接到来了泉州,泉州受害人也是被骗到安徽合肥参与“资本运作”非法传销,为了做好这次劝说的前期工作,我打电话询问大姐她丈夫在合肥参与传销的情况。通话中大姐再次恳请我亲自去帮助她,我又一次拒绝,而且话语很重。“我们在接到任务的时候,需要开会研究,对应不同情况安排不同的专业人士去劝说,对应你这个家庭应该让铭剑去最合适,他的外表很成熟,而我看上去有点年轻(劝说中老年人年龄大一点有优势),并且我不能确定那天是否有时间,难道我不去,你就不劝了吗?”。大姐听完我的话只能认同。我能明白她的心情,她希望找到一个劝说能力最强的人帮助她。说实话,我讨厌江西,不过我对她承诺安排的这个人一定能劝说成功。

  离开泉州的任务回到武汉,大姐看了我成功劝说的文章后,发了一条短信:“祝贺你又成功解救了一个家庭”。看完这条短信,我能想到的是她此刻的心情,而我却依然冷漠。紧接着,我完成了昆山任务,大姐再次发来短信,几乎于上次一模一样不同的是多了一句“小叶,你博客的文章从头到尾我全部看完了”。

  纠结的情绪困扰着我。一个月来她太不容易了,她承受的太多痛楚,眼睁睁看着自己最亲最爱的人一步步坠入深渊,而站着身旁她却无能为力,当她好不容易找到一根救命稻草时,我却这么的无情。每次看到我成功的拯救别人的家庭时,而她却在痛苦煎熬,她多么希望能成为下一个幸运的家庭。我拿起电话打给大姐:“大姐,我亲自去,但我无法保证成功率,我只能尽力而为,万一失败请不要责怨我”。大姐连忙兴奋说:“不会,不会,小叶,太谢谢你了”。对于像大姐这样的求助者,我早已麻木。也许我变了,也许是被大姐的执着感动。我总以为自己冷血,没有朋友,没有知己,以前劝说过的人,从不联系,即使我再次来到曾经的城市。

  准备前期工作 顺利进行

  可惜并没有像大姐所说的那样,她丈夫临时决定不回家。此时大姐慌了,赶紧打电话给我,我让他耐心等待机会,不要强迫他们回来,一旦对方察觉,更不会回来。机会终于来了,大姐母亲因病住院,大姐的丈夫和女儿因此返回。

  当我决定亲自去江西劝说后,我开始准备合肥传销的资料。在展开劝说之前,前期工作的好坏,直接影响劝说的成功率。我对大姐的要求有三点:一,良好的劝说环境。二,他愿意(主动)与我交流。三:现场配合我的劝说工作。

  环境就选择在她的家里。他是否愿意与我交流,这点比较难。做劝说工作的人都知道,如果对方愿意与我们交流,那就代表成功一半。如果不愿意或者抵触情绪很大,那对劝说工作来说难度是相当大的。我教导大姐,当她的丈夫回来的时候对他说:“我前几天遇到一个同事,同事的弟弟他曾经在合肥做过行业,他在南昌,希望和你聊聊”。大姐说:“好的,万一他问你什么时候做的,做到什么级别呢?”。我笑着说:“你就说不太清楚,不能追问别人,等他来了,你可以问他”。大姐说:“好的,万一他不同意见你怎么办!”。我想了想说:“如果当你提到我的时候,他有抵触情绪就不要再提与我见面,话就此打住,我们已经没有退路,无论他想不想见我,必须要见面劝说。”大姐听了这句话后紧张说:“要么等我女儿一起回来劝说吧!”。“两个人一起劝说也可以,不过,象你家庭这样的情况难度很大,我只能试试,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如果我劝说失败,你想过你的家庭结果吗?”。我肯定的说。大姐沉默一会说:“只要你尽力就好”。

  出发前的一天,我找了大量的资料,尤其是劝说中可能出现的突发事件,全部梳理一遍。晚上,大姐打来电话告诉我,她丈夫已经回来了,可她女儿明天晚上才能到家。按照我原来的想法是先劝她女儿,再劝她丈夫,因为劝说年轻人容易一些。现在大姐丈夫回来,那就先劝说她的丈夫,劝说成功后利用她丈夫和我一起劝说她女儿。

  早上六点半起床,窗外已经飘着大雪,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刚出小区大姐就打来电话告诉我“我昨晚和他聊了,他愿意见你、、、、”。只要他愿意见我,几乎等于劝说已经成功了一半,脸上带着一丝窃喜来到了车站。

  第一天 劝说遇挫 故做坚强

  今天运气太差,火车中途晚点将近三个小时,列车本该下午一点钟到达,最后四点半才到。大姐很早就到车站等我,在车里我发信息给她,让她去肯得基等着我,外面太冷了,可是她执意在出站口等着我。到了出站口我很快认出大姐。大姐见面后第一句便说:“你看起来的确很年轻”。我笑笑。由于下雪,很多人在等待出租车。我看了看表,现在已经四点五十了,我决定坐公交车。大姐却担心我太辛苦,可是时间对于我来说太重要了。我对大姐说:“你的女儿晚上八点半到家,而我只有几个小时间来劝说她的丈夫,必须要成功劝说,然后再利用她丈夫帮助我一起劝她的女儿”。大姐同意我的决定。我们离开车站,正巧遇到一个的士,经过二十分钟的车程,来到大姐家住的小区门口。

  下了车,大姐对我说:“我的鞋子里面全湿了,好冷”。这次任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否则大姐将失去一切。来到她家门口,大姐对我说:“我心里好紧张”。我笑着安慰她说:“不要紧张,你看我,多随意,不要担心,我会尽力的。”大姐点点头。

  进屋后,跟往常一样,我表现的很随和,和大哥握手、递烟。因为时间的关系,我随即开始劝说。第一句话便说:“大哥,听大姐说你在合肥‘考察行业’感觉如何?”。大哥说:“挺好的”。“你对五级三阶制了解吗?”我接着问。大哥用不太友善眼神看了我一眼说:“很合理”。我话峰一转“真的吗?”。此时的大姐去了卧室,客厅里只有我和大哥,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如何的揭穿奖金分配制度中的漏洞。劝说这么多年,我知道他这个级别了解太少,而且对五三制奖金分配并不完全熟悉。劝说大哥只要攻破三点即可:一,国家行为。二、能否赚钱。三、犯不犯法。如果要想快速推翻这三点,只能揭穿五级三晋制的漏洞。

  通过交流,发现大哥做事很稳重不善言谈。也许是我说的太快,明显感觉到他反应略有些迟钝,经过两个小时的劝说,大哥虽然有点清醒,但对于我所说的五三制漏洞并没有完全明白。我一遍一遍的重复着,而此时离他女儿归来的时间越来越短。成功劝说需要二个方面,一,劝说,是以为我为主体,二是对方自己回忆‘行业’中某些人某些事。经过回忆大哥对我说:“他的朋友说过三代经理后便没有收入”。至此经理万元收入的谎言攻破。兴奋之余,他却对我说了一句话,让我感动甚感压力之大。“小叶,我的女儿听你说完这些后他能接受了吗?”。我想了想说:“肯定接受不了”。大哥沉默。紧接着谈到“国家行为,犯不犯法、、、”,突然“啪”的一声,客厅背景墙上的玻璃突然碎了,也许是开空调热涨冷缩的原因。

  九点,整整劝说了三个小时。大姐的女儿回来了。果然是做“行业”的人热情的主动跟我握手。自以为凭能力再加上大哥的帮助,劝说小姑娘应该不难。正是我这种狂妄自大的心理,又一次让我汗颜。小姑娘坐下来第一句话便说:“欢迎你来我家,我回家是因为我家里的事情,不是来听你说‘故事(行业)’的”。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在小姑娘没来之前,我判定她性格应该比较温和,较高的文化素质便于交流,我错了,错的只能用“丢人”来形容。没想到她见到我后有强烈的抵触情绪。对于这样的场合我曾经也遇过,看来要百炼钢化指柔。我笑着说:“我只是来和你聊聊关于‘行业’的事情,并没有让你放弃‘行业’,而且做为一种投资更要听听不同的声音,何况你做的‘行业’不仅仅是个人,而是关系到整个家族”。“我坐了八个小时的火车,不是来听你说‘行业’的”。小姑娘语气很重的说。

  如何化解,只能通过大哥。我转向大哥,而他的表现更让我意外,他沉默了。就在此刻大姐出来了,在旁边对小姑娘说了一句:“无论好坏你先听听。大哥紧接着话说:“听听并没有坏处”。小姑娘并没有理会他们。我继续开始劝说,我说完一句,小姑娘就“嗯”一声。表现的相当顽固,她根本没有听我的话,只是敷衍了事。大概“嗯”了二十分钟,真想抽她,我有点急了。说实话,她的表现已经到达我可以忍受的底线了。我控制自己的情绪说:“当我们来考察时,走工作的人说只要到了经理有万元收入,对不对?”。小姑娘:“嗯”了一声,我假装笑着转向大哥说:“大哥,你刚刚不是说三代经理后便没有收入了吗?”。大哥沉默了。我追问大哥,他仍然沉默。小姑娘看到我追问她父亲便嚷了一句:“我亲眼看过大经理发工资”。我没有应答他的话。我继续追问大哥,这时他却说:“我只是说三代经理后没有了效益返还”。天呀!“还让不让人活了”为什么他之前和我说的话,现在反悔。我明白了,他担心她一时接受不了,所以他选择逃避。小姑娘立即起身去了她的房间。我一脸苦涩的表情问大哥:“刚刚为什么不说实话”。大哥仍然沉默。此刻不是他清醒而是我彻底清醒了。也许小姑娘自小娇生惯养被庞坏了,也许大哥因为是他把小姑娘带入传销而心里内疚或者是小姑娘的脾气性格太要强,所以不敢助我劝说。我小声说:“她太倔了”。话音没落,小姑娘从卧室出来狠狠的对我说:“不要在背后议论别人”。接着走到我的跟前说:“我尊重你所以我并不会赶你走,但我不希望你再提行业”。当我准备解释时,她打断我的话再次强调说:“我坐了八个小时的火车回家不是听你说‘故事’的”。那一刹那我的心冷到了冰底。她可知道,我也是坐了八个小时的火车,至到现在连饭都没有吃,我到底为了什么,难道我叶飘零这么下贱吗?一旁的大姐无奈的注视着我,我知道她更委屈,她承受的一切又能象谁诉说。小姑娘语调更重的说:“我再说一遍,我不赶你走,但不希望你再说下去”。这是明显让我离开,如果是以前我的性格,我掉头就走。冷静想想,我走了,大姐怎么办,这个任务宣告失败了。我不能走,至少是现在。此刻整个房间的空气已经凝固,让人无法去呼吸。

  尴尬的气氛必须要有人来打破。大姐走过来说:“先吃饭吧!”,我顺着说:“好”。小姑娘回到她的卧室,大哥在一旁不停的抽烟。我和大姐来到饭桌前。说实话,哪有味口再吃饭,不吃饭还能做什么呢?大姐陪我一起吃饭。我很久没有吃过这么有“味道”的饭,边吃饭边和大姐“谈笑风声”。就是装也要装下去,我表现的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其实那一刻心都碎了。短短的十分钟吃完饭与大哥握手告别。出门前,大哥把我拉一旁小声的对我说:“你所说的一切,我会仔细考虑的”。虽然劝说结果让人伤感,但大哥的这句话也许这算是一丝曙光吧!

  深夜 重做计划 总结错误

  随着一声关门声,大姐送我离开了她家。路上对大姐说:“对不起,明天我再来继续做工作,你老公的表现还是不错的,明天可以从他那里找突破口”。大姐点着头说:“我老公还是有反应的,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劝醒他,慢慢来吧!”。我知道她心里很难过,而我要故作乐观表现,如果我放弃了,那她更没有希望了。我一直在安慰她,心里却明白明天劝说的难度是多么大。我不敢跟她说我预测的结果,我怕她伤心。当她说:“我为女儿今天态度向你道歉”。我笑着说:“我脸皮厚,赶我也不走”。哎,心中的委屈只有我自己知道。

  大姐找了一家宾馆,在办理住宿时,我对大姐说:“我想明天上午劝说,然后下午就走”。大姐说:“多住两天吧!”。我没有反对。进了房间我气愤的问大姐:“为什么你老公会反悔,为什么不承认自己说过的话”。大姐却委屈的说:“我们太了解自己女儿的性格,她比较倔强,吃软不吃硬,也许跟家庭的教育也有一定的关系”。我对大姐说:“今天晚上你做你老公的工作,争取让他到宾馆,我和他再聊聊,只要能成功的说服你老公,你女儿就有希望”。我与大姐商量着明天的计划。

  深夜12点,我打开电脑,重新做前期工作,总结今天劝说时犯下的错误。今天的劝说出乎我的意料,现在主要目标就是小姑娘,如果无法劝醒她,大哥还是会回去的,一旦回去再次被洗脑,那就彻底的完了。

  也许是我劝说的节奏太快,至使大哥并未完全明白。加上我的判断失误,劝说小姑娘时变成了争辩,而非交流。同时忽略了大哥的感受,没有利用好他们之间的亲情,归根到底是我自己太轻狂。一向稳重的我,怎么会犯如此低级错误。

  我把今天所有的劝说全部记录下来,总结自己的错误,同时重新做了一份劝说表,把每一条写的很详细,对应明天可能发生的突发事件做前期准备。象大哥这种级别的人,对五级三晋制并不了解,他所关心的无非就是“国家行为、犯不犯法”,如果抛开五级三晋制,主攻这两点我相信完全可以说服他。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零晨四点,躺在床上我却无法入眠,期待明天好运气,让我成功的劝说大哥。

  第二天 拼尽全力 黎明前的黑暗

  早上十点,大姐来到宾馆。大姐见到我后问我:“你眼睛怎么这么红”。“我一夜几乎没有睡,我重新做了前期工作。”我疲惫的说。大姐对我说:“昨天晚上,我老公已经怀疑你的身份,认为你不是警察就是记者,我女儿对你不屑一顾,我的老公还有很多问题并没有完全明白,我已经和他说好让他下午再来。”我点点头说:“我昨天劝说是急了一点,我是想在你女儿回来之前把你老公劝醒”。大姐接着说:“当我对老公说有一个朋友曾经做过‘行业’想和他聊聊后,他就发信息告诉我的女儿,而我的女儿也把你要来的情况告诉他的上线。”我笑着说:“怪不得,你女儿见到我有这么大的抵触情绪,原来早有准备的”。大姐说:“我女儿说你昨天晚上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没有主动和他握手,而是她主动找你握手,说你并没有做过‘行业’,这是他的上线让他试探你的”。

  这是我前期工作疏忽。我问大姐:“你老公如何”。大姐说:“效果还是不错的,他还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我们现在只能先劝说你的丈夫,然后再救你的女儿,但愿能成功。”大姐点点头。大姐知道我抽烟厉害特递拿了三条烟,一包茶叶。大姐的母亲在医院,她要去送饭了。我再三叮嘱她让大哥下午早点来。大姐走后,我到宾馆楼下买了一块烧饼,一个咸鸭蛋(我的最爱)。吃完后,听了一段音乐,想想大姐对我的信任,百感交集,如何对得起她、、、、、

  下午1点,大哥来到宾馆,这是也许是我唯一次机会了,必须成功。进门后我第一句话就说:“大哥,我不想骗你,我是中国反传销的叶飘零”。亮出工作证,大哥很吃惊。我紧接着说:“我们抛开身份,做为一个朋友冷静的聊聊‘行业’好吗?”。大哥连忙说:“好的,我还有几个问题,你能帮我解释一下吗?”。我说:“大哥,不急,我先给你看一些东西,你看完了再来问我”。大哥点点头。我打开电脑,把昨夜准备一夜的东西放给大哥看。大哥看完就再也没有问我问题。而我却耐心的再解释一遍我给他看的文章,并且重新给他算了一遍五级三晋制的漏洞。

  按五级三晋制的奖金分配表,69800的45%交给国家,钱是不够分的,500800的45%交给国家也是不够分的,即使传销人员说3800的45%交给国家而剩下的20份3300做为奖金分配,那也是不够奖金分配的。大哥对我说:“昨天晚上女儿说是500800的45%交给国家,而我问他们时,他们却说380045%交给国家剩下的做为奖金分配”。其实,无论怎么说45%都不够分,45%没有交给国家而是A级老总分了,我打开电脑中的一篇文章《纯资本运作-连锁销售“五级三阶(晋)制”》。大哥看完后彻底明白,“考察”时他们所说的与现在操作完全不一样。大哥让我把这篇文章发到他的手机里,希望他的女儿能看看。

  大哥对我说:“他曾经为了调查行业,去了一趟南宁(合肥的传销组织多数是从广西南宁迁来)考察,而且买了很多关于传销刑法的书籍,没想到还是百密一疏”。我安慰他说:“传销组织的骗局太多,防不甚防,很多‘三高’人群被谎言所蒙骗,你太善良”。大哥悔恨的说:“那我女儿怎么办,我的家族怎么办”。我充满疑问的说:“你家族?”。大哥对我说:“他的姐姐一家人都在里面,他的外孙女是他的‘推荐人’”。原来是家族式的传销。怪不得大哥能轻易加入,按理来说大哥一向谨慎至微,怎么能轻易相信传销的谎言。

  我想了想对大哥说:“如果要救你的女儿,今天晚上必须要让她‘安静’的与我交流”。大哥说:“这不难,因为我女儿一直让她妈妈去合肥考察,那就让她妈妈去说,只要她愿意与你交流,她就去合肥去‘考察’行业”。我点点头。

  下午3点大姐也来了,进来第一件事情先打开窗户,满屋的烟,大姐已经睁不开眼了。我们商量着如何劝说她的女儿。大哥说:“我现在还不能表现出怀疑‘行业’,我还要站在她那一边,稳住她的情绪”。我说:“可以,但今天晚上她如果真的愿意见我,你一定要帮帮我,万一她不说话,我就会找你说话,只要她在听就可以了”。大哥肯定的说:“好的,我会配合你”。期待着大姐能做通她女儿的工作,让她心甘情愿的与我聊天。此时,我让大哥打个电话给她女儿问她是否在家。大哥打完电话说:“她还在外面买东西”。我先让大哥回去,等大哥回家等他女儿,他女儿回来后打电话通知大姐,然后大姐再回家跟她说。

  大哥走后,我对大姐说:“今天晚上是我们最后的一次机会,我会尽全力劝说,万一失败,请不要责怪我,大姐你要想到最坏的结果”。大姐点点头说:“我相信你,只要尽力就好,只要我老公不去,我女儿慢慢做工作”。我说:“你女儿对我的抵触情绪太大,万一这一次劝说失败,等到过年的时候,她回来,我会让霄云来劝说”。大姐深深的叹了一声气说:“好在我老公已经清醒了,女儿交给时间吧!”。

  晚上6点,大姐给我买了很多吃的东西。看着一大包的食品,一点味口都没有。我对大姐说:“大姐,你说万一失败,我这篇文章怎么写,大家会怀疑我以前的文章真实性,那些‘小人’便会煸风点火,同时我如何的面对你,为什么别人运气比你好,为什么别人能成功而轮到你却以失败告终”。大姐沉默了一会说:“是的,我们运气太差了,这篇文章不要写了”。我坚持的说:“不行,必须写,失败成功都要写,而且写的要真实,做人要坦荡,以前我做传销说了很多的谎言,我对我的母亲发过誓再也不撒谎”。大姐看着我小声的说了一句:“那就过段时间再写吧!”。

  大姐走后,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坐立不安,很快一包烟抽完。想想我叶飘零反传四年,大家都说我是劝说之神,这次怎么装孙子,我不在乎名气,不在乎别人对我的评价,那我为什么还放不下呢!我总说“最后一次外出解救”,没完没了的最后一次,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我想一个完美的结局来终结反传生涯。我不敢想像这个家族因为我劝说失败而破裂。哎!如何面对大姐对我的期待和信任。

  夜晚 “美国间谍” 坠入深渊

  7点30分,大姐打来电话“小叶,我女儿愿意和你见面,但她不会与你交流,她只负责听,你赶快过来吧!”。“只要她愿意听即可,说不说话无所谓,我现在打车过去”。我肯定的说。

  再次来到大姐家的小区门口,大姐在等我。“小叶,我女儿说见面可以,你说什么她都不会听,一边耳进,一边耳出,小叶,她不说话怎么办?”。我笑着说:“没关系,她不说话,应该会听吧!放心,我有办法”。走到大姐家楼下,我突然发现我的眼睛很模糊便问大姐:“大姐,我的眼镜丢在出租车里了”。大姐惊讶的说:“眼镜不是带在你眼睛上吗?”。我摸了摸,眼睛的确在眼上。也许是紧张或者是有些胆怯了,这可不象我叶大侠的作风。因为我承载着大姐最后的希望,即使压力大,困难多,又如何。“遇佛杀佛、遇魔降魔”这是经常鼓励自己的一句话。

  小姑娘为了让大姐能去合肥,不得不和我见面,纵是敷衍,我也要全力一搏。再次来到大姐的家里,我仍然要装,继续装。友善主动的和小姑娘握手,我笑着说:“按礼节,男士不能主动握女士的手,可‘行业’却不同,如果以握手形式来判定我是否做过‘行业’是不是太武断了”。小姑娘笑着说:“我妈这个中间人做的很好,什么你都知道了”。我对她说:“我只是不想再骗你,我不喜欢用‘行业’那一套,来对付你罢了”。

  我知道从“行业”漏洞劝说,已经毫无义意,只能用最后一招“感情劝说”,但愿能感动她。正当我准备开口时,小姑娘“微笑”着对我说:“你今晚说什么我都不会反驳,我只负责听”。看来她已有准备,不管这些先开始劝说。“今天我看到一条新闻,一个老人在小区门口摔倒,无人搀扶最后死亡,看到这条新闻让人寒心,可这个社会就是如此,若有人搀扶,也许他会被老人的亲属误认为是这个人撞倒老人、、、、”我看着大哥说。大哥接着我的话说:“是的,这个社会公信度完全下降”。我转向小姑娘笑着说:“我就是那个搀扶老人的人,然后被误解,说实话,我并不是来破坏你家庭的和谐,而是你的母亲感动了我,我叫叶飘零,我与传销打了七年的交道,做了三年多,反了四年,我跟你毫无关系,何必来你家里破坏你的家庭和谐呢,说实话同,一般求助者根本无法请得动我、、、、”。小姑娘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没有应答。

  紧接着我从个人的传销经历说起。其实,我最不愿意提起往事,谁愿意揭自己的伤疤,那种痛也只有自己知道,而对于眼前这个顽固的小姑娘,我也只能如此。在我叙说过去时,小姑娘闭着眼睛一句话都没有说,我只能祈祷她多少能听一点。说到动情时,大姐碰碰了小姑娘,而她却“稳坐钓鱼台,闻丝不动”。我开始用亲情来感动她“当你们离开这个家庭去合肥时,你有没有考虑过你母亲的感受,试想过她这一个月来所承受的吗,如果不是她苦苦相求,我不会来,那你赚钱为了什么不就为了自己的家庭生活幸福吗?”小姑娘终于有所“触动”,终于张口说了一句话:“我做‘行业’不是为了钱”。“哪怕是为了锻练自己,也不一定要去参与那个东西”。我急忙说。小姑娘又闭上了眼睛。我转向大哥说:“大哥,你知道吗,你已经变了,当你的妻子告诉你,他的妈妈生病住院让你们回家,而你呢,却担心她骗你,你先回来探听虚实,然后再让你的女儿回来,她可是你相濡以沫几十载的妻子呀,你不再相信她,你没有发现你变了吗?”。大哥沉默了。脆弱的大姐无法掩饰这一个月来痛苦煎熬的生活,泪水不停的滑过她的脸庞。

  话语再转到“行业”。我语气沉重的对大哥说:“如果这个‘行业’是真的国家行为,按规定22岁以下不能参与,那你的女儿明明不够资格,怎么能参与呢?”。大哥说:“只要‘老总’同意可以借别人身份证申购”。我反问:“国家行为就容你们如此更改吗?那当你的女儿出局时,国家就不核对她的真实身份吗?、、、、、、”。大哥沉默。接着我又说:“其实,在‘行业’里,你也有疑点可惜你从未和你的女儿交流过,而我坚信你的女儿比你知道的更多,反观她也没有跟你提起她所见到的一些内幕吧!在那个环境里你看似和谐,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疑问,只是不与旁人谈起罢了”。我一个人整整“演讲两个小时,小姑娘始终闭着眼睛一言不谈。晚间到了晚上十点,小姑娘也许有些烦了,起身到她的房间。

  我也要走了,任务到此结束了,正当我收拾东西走时,小姑娘把大哥叫到房间,我虽然不知道说什么,或许她担心大哥相信了我的话,所以让大哥进去“交谈”。我看着大姐无奈的表情,我已经尽力了,结果也是我预想之中。我只能对大姐说声:“对不起”。为了想知道大姐女儿与大哥所说的话,我要求大哥送我回去。

  夜晚11点,大哥送我来到小区门口,我对大哥说:“没有的士,我们走到宾馆吧!”。大哥也是这样想的。路上,大哥对我说:“我女儿性格比较要强,做她的工作需要时间”。我接着问大哥:“你的女儿把你叫到房间说了些什么?”。大哥叹了一口气说:“不可思议,她说你是‘美国间谍’来破坏中国经济的”。我彻底无语,不得不配服小姑娘强大的思维逻辑性。

  大哥送到宾馆门口,我握着大哥的手说:“大哥,请你相信我,这个东西真的不能做,那是违法呀!最终的结局‘倾家荡产、身败名裂、妻离子散’”。大哥肯定的对我说:“我是不会再去做了,谢谢,辛苦你了”。“你什么时候走?”大哥问我。我说:“明天中午吧!”。

  大哥回家了,我来到宾馆照着镜子,一脸的胡渣,轻狂的我以为一天就可以结束劝说,没想到如此艰难,连剃须刀都没有带。躺在床上,点然一支烟,望着天花板。我还能幻想什么,能挽回什么。结局很残酷,但我面对,我手里还有两个任务,我已经没有勇气再去完成了。难道我真的就这么倒下吗?我交集,纠结。上天如此不公,我挽救过无数的家庭,为什么这一次让我败的如此窝囊。我变了,不在是那个执着的叶飘零,原来我尽如此脆弱,委屈我能受,劳苦我也能受,失败对我来说就是的聇辱,我承载的是一个家庭的幸福,我如何面对那些求助我的人。我真的应该退了,我无法再承受这一切,打开手机无意中看到大姐曾发给我一条短信“小叶,祝贺你在上海又成功的劝说了一个家,只要有你在,我的家庭就有希望,我的丈夫和女儿就可以回到我的身边,祝福你”。读完后,情何以堪,那一刻我多么希望小姑娘能转变观念,再给我一次劝说的机会,这一切只限于“理论”。

  长夜漫漫,心中无处说凄凉,失眠、无奈、痛楚一个人去承受。

  第三天 峰回路转 真情感动

  早上8点大哥打来电话问我买几点的车票,我决定中午1点钟离开。大哥帮我买了一张返程的票。10点钟,大姐和大哥来到我的房间。面对大姐我真是无地自容,当初她是如何的信任我,而我却没有劝服她的女儿。唯一的是大哥决定放弃“行业”使我备感欣慰,也许老天不希我败的太惨。大姐小声的对我说:“大哥昨天夜里说了一句话‘当客厅的玻璃碎的同时,他的心也碎了’”。这可以证明大哥是彻底清醒了。我接着问大姐:“您的女儿昨夜表现如何?”。大姐说:“她说,即使她爸不去做,她也会去做,她已经买好后天的车票回合肥了”。大哥对我说:“我要回去开车,顺便再挽救她的女儿,我也订了后天的车票”。我担心大哥一旦去传销窝点再次被‘洗脑’,那我付出的一切将随之东流,但我没有理由去挽留他。

  我收拾东西时对大姐说:“大姐大哥,我走了,对不起没有成功劝说你的女儿”。大姐表情凝重的看着我说:“再留一天吧!”。我摇摇头。我能明白她希望我能再去劝说她女儿,可是我知道再也没有机会,再也没有能力去帮她了。除了安慰,我还能做什么。

  过了一会大姐问:“小叶,我们中午去吃饭吧,”。我摇着头说:“哪有心情吃饭,我去车站随便吃一点吧,不麻烦你们了,大姐,烟和茶我不要了,你留着给大哥吧!”。大姐说:“你带走吧,反正要抽的,接下来你还要去劝说吗?”。“手里还两个任务,已经约好的,完成最后两个任务,我决定退出”。我无奈的说。

  整理好东西,下意识的问大姐:“大姐今天周几”。大姐说:“今天已经周五了,如果你不忙就在留一天吧!”。我惊讶的说:“不会吧,我以为今天周四,那我必须要走了,对不起大姐,我答应了别人,而且你这次任务已经结束了”。大哥掏出一张火车票塞到我的手里。抱着一丝侥幸问大姐:“昨天晚上说了几个小时,难道小姑娘一点触动都没有吗?”。大姐说:“她多少听进去一点,让她自己决定吧!”。我不想过多的解释,也不想推卸责任,失败就是失败。

  正准备离开时,大姐的手机突然想起。大姐看了看手机对我说:“是我女儿”。电话中小姑娘说:“叶大哥跟你们在一起吗?”,大姐说:“在的”。小姑娘“让他接”。我接过电话:“小姑娘说,叶大哥,我们能聊聊吗?”。心中暗喜,成功了,昨晚的聊天她真的听进去了。我兴奋的说:“小妹妹你能叫我一声叶大哥,我很开心,我到你家里我们单独见面聊吧!”。小姑娘说:“好的,我也是这个意思”。挂完电话,整个房间的气氛突然温暖起来,我对大哥说:“大哥去把火车票改签到晚上”。大哥立即说:“好”。大姐说:“那你下个任务怎么办?”。我激动的说:“大姐,如果能成功的劝说你女儿,别说晚一天就算是换人去劝说,我也愿意”。我对大姐说:“家里不要有外人,只留我和小姑娘。大哥大姐在楼下等我信息通知”。大姐点点头。大姐把房间退掉,我又来到这个熟悉的小区门口。突如其来的转变,让我们感到无比兴奋,冷静思考后,我怀疑小姑娘是否开始松动,还是有别的想法。

  带着很多猜测,再次来到大姐家里。“我们又见面了”。我笑着和小姑娘打招呼。小姑娘微笑着说:“叶大哥,到我房间里来聊吧!”。阳光直射小姑娘的房间,温暖宜人。她坐在床上,我坐在她的对面,开始她先说:“叶大哥,辛苦了,昨晚你说的我听很多,我到网上查了你的博客,也看了你几篇文章,一夜我没有睡,我有很多话想和你说”。我微笑着说:“好的,你说”。“其实,我知道我的表姐(大经理级别)银行卡里只有三千块,我也知道他们没有万元收入,你说的是对的”。我点点头没有回答。她接着说:“我做‘行业’真的不为了赚钱,为了锻练自己,可我在里面这么长的时间,发现我想要的,跟‘行业’能给的完全不一样、、、、、、、”。小姑娘自己揭开了‘行业’的谎言。

  她变成了主角,而我却变成了观众。“叶大哥,一开始我就知道你是来做‘说客’的,对你的态度不好,向你道歉”。我笑着说:“没关系,只要你现在明白就好了”。我接着说:“你知道吗?你的母亲她承受了多少,本来一个幸福的家庭已经临近破碎,当她再三求我来的时候,她的委屈,她的痛苦,你能体会吗?而你的父亲,已经明白是骗局,却碍于你的态度,只能假装站在你一边,否定我所说的一切,而你却明知内幕却不告诉你父亲,如果有一天,你成为‘孩子’的母亲,当你遇到这样的事情你会怎么做”。她哭了,哭的是那么伤心。反反复复,当我提到她的父母时,她总是泪如雨下。

  我是不是在报复她,惩罚她前两天对我的态度?也许是我变了,如果是以前我会落泪,给她安慰,最起码会递纸巾甚至“拥抱”。而我变的如此残忍,不顾她的感受,句句刺痛她那颗脆弱的心。“叶大哥,不要再提我的父母好吗?我不想再流泪”。她深情的说。我点点头说:“换个话题吧!”

  一个人一个故事,每个人的人生都充满了感动。我耐心认真的听着她的人生故事。前两天的对她产生了误会,她对我的态度是由于她的上线(她的表姐)所指使,并不完全是她本意。曾记得大哥对我说过“她在行业里最听她表姐的话”。发自真心的向小姑娘说一声“对不起”。本以为她是一个蛮横,不讲道理的九零后女生。其实,她很可爱、单纯、简单。看看手表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了,我对小姑娘说:“你知道吗?你父母在楼下等待着你的决定,你打个电话让他们上来吧!”。小姑娘拿起电话让大哥大姐回家。

  大哥大姐回来了,我对大姐说:“她已经醒了”。大姐如释重负,脸上露出愉悦的表情。大哥却沉默不语。大姐招呼我们吃饭,这三天来吃的最安心的一顿饭。心里一直唱一首歌“感谢天,感谢地”。吃完饭,我们商量如何取回留在合肥的东西,还有依然深陷传销谎言之中的大哥亲人。小姑娘突然说:“我犯了一个错误,我昨天晚上打电话给表姐提到‘叶飘零’他肯定会上网去查”。我笑着说:“没关系,让他去查吧!”。大姐说:“我恨死大哥的上线了,当初我说这东西是假的、、、、、、”。大姐在这个家庭里并不是很‘权威’,女儿跟大哥比较亲,所以她们之间的交流较多。而对于这件事大姐终于“翻身”了,事实证明她是正确的,她曾跟我说,当时大哥为了证明“行业”是真实的,不惜以人格向她承诺。而大姐一个月来的努力付出,最终得到她想要的结果。让她“发泄”一个月来的委屈情绪吧!

  晚上 完美结局 胜利“大逃亡”

  下午五点,小姑娘的表姐(B级经理)打来电话询问她家里的情况。小姑[娘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她的表姐提到了我,我虽没有听清,但我知道肯定说我是个“骗子”或者是打“负面”的。结果跟我想像的一样。小姑娘挂完电话对我说:“表姐说你曾经做过‘行业’碰到‘高压线’被清理出去‘行业’,现在是来报复‘行业’的”。我笑着说:“大姐你去打开电脑看看我2007年写的一篇文章《再驳打负面论》那篇文章中早已有传销人员说过,过了几年了还在说,能不能换点新鲜的”。大姐打开电脑,大哥和小姑娘都看了这篇文章。真是觉得可笑之极。

  时间到了,我要走了,此时大哥坐在沙发上捂着脸留下悔恨的泪水。一个梦破碎对他来说是多么残忍,他所能做的只能去面对错误,承担责任,这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大哥已经买了三张明天去合肥的票,但他决定今天晚上就去合肥把东西取回,对于他的亲友他只能尽力而为,路是他们自己选择的。大姐最后对我说:“小叶,你太辛苦了,你挽救了我的家庭,你又要去劝说别人,人都是自私的,我真的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劝说,注意身体”。我笑着说:“没完没了的最后一次,每一次劝说完后,求助者都希望我这是最后一次劝说,可还有很多家庭需要我们,麻木了,不过经历过这次劝说,我想我真的应该退了”。

  大哥送我到车站,他去改签去合肥的票。大哥走后,我不知不觉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触碰我的腿,我睁开眼睛一个乞丐伸着手向我乞讨,我看看车站屏幕的车次时间,我要乘坐的车已经检票了,还差七分钟车就要开了,我掏出一个硬币给了乞丐,顺便说了声“谢谢你”。飞快跑向站台。

  上车后,大姐发来一条短信:“叶老师,这几天您太辛苦了,是您挽救了我的丈夫和我的女儿,我代表我们全家衷心的感谢您。我叫你一声小弟吧,这几天多有怠慢,请多包涵,以后有机会来南昌,一定要记得来找大哥和大姐,最后祝您下面的任务劝说顺利,万事如意,身体健康,大姐全家敬上!”我回复:“大姐,我还不知道你的姓名,把大哥的姓名告诉我,我想存在我的记事本里,否则我会很快忘记你们”。

  看着车窗外的夜空,思绪万千,回忆着整个劝说过程。大姐从大悲到大喜,她的执着,让人感动。聪明善良的小姑娘,还有我错认为是“懦弱男人”的大哥。其实大哥很坚强,他了解他的女儿,为了弥补自己的错误想方法挽救女儿。心里暗暗的祝福大姐一生幸福,漂亮的小妹妹快乐安康。想想自己这几年的付出,眼角流下一滴泪。这是我第二次在火车上流泪。明天我将再去另一个陌生的家庭,面对同样的人。

  几天后,我在河南劝说,大姐又发了一条信息:“叶老师,我们按照您的计划,现已安全到家,一切非常顺利,昨晚是我近一个月来睡得最踏实的一晚,您是我们家的大恩人,不知您今天的劝说是否顺利?”。那时我已经成功的完成了劝说任务。

  这是我写的最详细的一篇解救劝说纪实文章,也是我经历过最富有“戏剧性”的劝说任务。其实,过程要比文章更加精彩,再次祝福大姐全家幸福安康。

  中国反传销网文章地址:http://www.fcxw.cn/xinaoshilu/zhuanjia/ypl/1926.html

    下一篇:传销,为何屡禁不止,屡打不绝——叶飘零专栏

    上一篇:请你相信我--(昆山劝说纪实)——叶飘零专栏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更多>>
    传销解救求助传销举报
    反传销微信咨询
    反传销咨询求助热线

    推荐视频

    • 儿子深陷廊坊传销 机智母亲千里救子
    • 2014年最牛传销《美洲琥珀矿业》以投资琥珀期权为名骗取8亿元会
    • 末路传销 大学生胡杨之路
    • 北派传销头目的自白
    • 千里赴约之后
    • 实拍河北霸州百余传销者街头闹事 持砖头围攻警察
    • 《焦点访谈》猖狂何传销  霸州传销袭警
    •  [新闻直播间]陕西西安:特大传销案告破
    • 江苏:连云港警方破获特大网络传销案

    快速直达

    推荐排行榜

    热门推荐 最新推荐

    导航

    • 非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非经营性
        网站
      备案信息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违
      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 广东互联网违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广东互联网违
      不良信息
      举报热线
    • 广东东莞网络行业协会广东东莞
      网络行业
      协会
    • 中国网络110报警服务中国网络
        110
      报警服务
    • 国家安全部授权预评级 AA国家安全部
        授 权
      预评级 AA
    • www.fcxw.cn网站PR查询

    中国反传销网-揭秘什么是传销的危害|直销与传销的区别
    纪念曾经迷失的青春,警示还在行业中的朋友早日迷途知返

    反洗脑|反传销洗脑实录|反网络传销
    整合反传销交流用中国反传销网社区

    热线求助:15993050805      求助QQ①:251223955
    邮箱求助:251223955@qq.com  求助QQ②:3277495446